临沂新闻|临沂最新新闻|临沂资讯网

老百姓对修鞋、修自行车、配钥匙、改衣服等需

更新时间:2021-08-09 21:00点击:

  老百姓对修鞋、修自行车、配钥匙、改衣服等需求长期存在

  让“小修小补”便民服务跟得上(金台视线·把社区工作做到家①)

  图①:中国社区商业工作委员会从2018年开始推动“社区工坊”综合性维修服务业态,目前已在南京、上海、合肥、北京等地落地。图为位于北京通州区“社帮帮”服务中心的社区工坊,陈师傅正在帮顾客改衣服。  本报记者 孙立极摄  图②:浙江省金华市为流动摊贩设立了“便民服务亭”。图为已有30多年修鞋经验的徐育钱在“便民服务亭”给市民补鞋。李建林摄(人民视觉)

  便利的社区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前不久,商务部、住建部等12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城市一刻钟便民生活圈建设的意见》,提出要在居民步行15分钟左右的范围内,建设可以满足日常生活基本消费和品质消费的多业态集聚的社区商圈。

  一刻钟便民生活圈不仅包括一日三餐所涉及的菜市场、早餐店、便利店等,也包括不起眼的维修点,满足居民修鞋、修自行车、配钥匙、改衣服等“小修小补”的便民服务。

  没有“小修小补”,居民生活不方便

  “求告知,哪里有修车的”“谁知道路边的修鞋师傅去哪儿了”……不少社区群里常见这样的提问。

  江西读者闻先生来信说,2018年,他搬到一个新建小区,小区里水渠环绕、绿树成荫、环境优美。可住了一段时间后,他却感到诸多不便:没有小超市,买牙膏、毛巾、电池之类的日用品,都要跑到3公里外的大超市去;小区采取封闭管理,收寄快递、点外卖很不方便,“收个裤边、补个衣服、配钥匙、回收旧书等服务都没有”。家里老人一直嚷嚷生活不方便,不得已,闻先生只得搬回老房子。他感叹,新房子样样好,但缺了这些不起眼的小服务,还是挺麻烦的。

  柳女士在一个成熟社区住了多年,也遇到类似问题。“我家附近原来有个修车摊,就在马路拐角。老师傅特别热情,打个气、换个气门芯、调整一下闸线,都很方便,附近的人都去那儿修车。”没想到,临沂新闻,最近修车摊不见了。“我的折叠自行车座板滑丝了,推车过去一看,发现修车小摊没来。我还以为是老师傅休息了。可过几天再去看,还是没有。附近也没有别的修车小摊,真是挺急人的。”

  不少人都有这样的感受:一方面,城市管理越来越规范,道路拓宽了、路面整洁了、社区环境更漂亮了;可另一方面,街头小摊都不见了,针头线脑、修修补补的服务也找不到了。究其原因,有的是新建小区管理严格,没有为这些“小修小补”留下空间;有的则是老旧小区改造,原来的流动摊点没地方了;还有的是小商小贩挣不到钱,不干这一行了。

  “街头巷尾的‘小修小补’等服务赢利能力比较弱,城市发展速度快,一时顾不到他们的情况也是有的。”中国社区商业工作委员会主任董利说,但老百姓对这些服务的需求长期存在,“尤其是对老年人来说,更需要传统服务和帮助,这部分服务不能消失”。

  服务居民,他们靠“小修小补”维持生计

  在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王师傅在福寿东街与早春园南巷路口开了一个维修小摊。住在早春园小区的刘先生来配钥匙。他说,便民服务摊点一方面方便了老顾客,另一方面也帮助一些低收入人群增加收入。

  修车、修鞋、补衣、街头理发……这些行业的从业者收入水平都不太高。一名社区工作者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大城市里的年轻人学这类手艺积极性不高,从事“小修小补”这个行当的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大多有一技之长,却租不起店面,所以选择摆个小摊养家糊口”。

  在北京一个社区,70岁的李师傅已经修了20多年的自行车。其间,他又先后增加了修鞋、配钥匙、磨菜刀、换纱窗等多项业务。“都是自己琢磨学会的。”李师傅的摊位前放了几个小板凳,他说,以前摆摊是因为经济压力大要养家,“现在我每个月有低保收入,出来摆这个摊,既能多挣点钱,还可以和老顾客聊聊天”。

  凭着一把椅子、一面镜子,再加上一套理发用具,55岁的赵秀华就在社区摆起了街头理发摊。她说自己以前在内蒙古理了20多年发,后来因为结婚来到这里,开始也试着到美发店找工作,但年纪大了,不适合美发店的工作。自己又没能力独立开店,于是在社区附近干起了街头理发。“到我这理发的都是老顾客,我剪得一点不差,价格又比美发店便宜得多。”赵秀华说,“有些老顾客还帮我去和社区沟通,希望给我的理发摊找个固定的地方。既能服务大家,我也赚一份收入。”

官方微信公众号